干燥设备
当前位置:主页 > 干燥设备 >
社评记协毁得了证据毁不了罪责
发布日期:2021-09-28 02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销毁犯罪证据,是大部分嫌疑人被警方调查后的条件反射。被警方质疑“代表性”、“专业性”的记协被踢爆连夜销毁一批敏感资料,包括“学生会员变正式会员”及与银行来往的财务文件,印证记协作贼心虚,也预示记协的末日为期不远。

  记协打着“记者”的招牌,不过是欺世盗名。正常做新闻的记者都不屑与之为伍,其会员人数少得可怜,主要来自《苹果日报》、《立场新闻》等反中乱港传媒,自《苹果日报》早前自行倒闭后,会员就更少了。记协日前公布有486名会员,包括学生会员56人,这个数字也备受质疑,譬如强拉学生会员“充数”等等。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近日接受大公报访问,质疑记协渗透学校,“拉学生入会”,并呼吁记协开诚布公,公开会员及财务资料,这就击中了记协的痛处。

  邓炳强的质疑起到震慑违法分子的效果。读者报料,就在有关报道出街当天傍晚,位于湾仔的记协办事处,有职员鬼鬼祟祟地将两个白色垃圾袋丢弃到后楼梯。原来袋装的不是一般垃圾,而是切碎的文件,可以拼出“学生会员变正式会员”等字样以及不少人名,间接证实警方的质疑,记协的确有强拉学生入会的问题。

  根据《职工会条例》,会员必须是从事或受僱于与该工会直接相关行业的职员,否则不得作为该工会的会员。记协章程也写明,会员需以新闻行业为主要收入来源。但学生没有正式工作,更不会以新闻行业作主要收入来源,记协招揽学生会员已是自相矛盾,若将“学生会员变正式会员”是事实,则明显违反相关条例。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现届记协执委中竟有学生会员,简直荒天下之大谬。

  除了“踢学生入会”,财务账目黑箱作业是记协的另一大“死穴”。被切碎的文件中,还涉及会费、支票、入数纸等,涵盖本地多家银行,经手人的签名与记协一名前主席的名字相同。如果这些财务来往是正常的、合法的、见得光的,又何必漏夜将之“毁尸灭迹”呢?

  记协于前年黑暴期间成立的所谓“保护记者基金”,同样是疑点重重。记协声称该基金对涉及新闻工作而牵涉法律诉讼的记者提供支援,实际上牛头不对马嘴,基金资助的对象宽松,不限记协成员,也不限前线工作者,且捐款人来源成疑,实际筹款数字比当初的预定目标高出三倍有余,其性质其实与“612基金”一样,都是“纵暴”基金899189手机最快开码,涉及洗黑钱甚至更严重问题。记协还声称从无收取外国资金“比白还白”,但记协出版的书籍鸣谢页却出卖了自己,因为那上面有感谢外国机构“襄助”的字眼。

  事实证明,记协是彻头彻尾的反中乱港组织,随着警方深入调查,一切将摊到阳光下。香港是法治社会,“新闻自由”、“私隐”绝不是逃避罪责的挡箭牌,记协会不会“收档”也绝不是记协本身说了算。